社会责任

【鑫涌精研】“要疯”商标三连拒

2020-03-05

以案说法

2017年夏天,安踏公司策划并推出“要疯”潮牌系列的产品,迅速燃爆国内市场。到现在为止,“要疯”系列已推出了三代,其发展势头在国内消费市场可谓要疯了。并且,经过这两三年的产品推广,消费者只要一看到“要疯”系列,就立马会想到来自安踏公司。然而,如此出名的系列产品,“要疯”二字却迟迟无法成功的注册为商标。

      其中,2017年10月13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5类、2018年06月02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5类、2018年06月02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2类,以及2018年07月13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1类,这4件“要疯”商标目前的状态为无效,即被驳回复审。另外2件商标申请,包括2018年03月16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8类和在第18类商品上的“要疯”商标,目前中国商标局官网显示其状态为驳回复审中。

鑫涌律师提示

       为了查询上述2件“要疯”商标的最新动态,笔者进一步搜索了相关文书。针对2018年03月16日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8类商品上的“要疯”商标,2019年11月15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安踏公司上诉,维持原判。以此件商标为例,从提出商标申请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,再到起诉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,最后到上诉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,惨遭三连拒, “要疯”商标的申请可谓艰难重重。

       据(2019)京行终6466号判决书显示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,维持安踏公司“要疯”商标被驳回的原审判决。究其原因主要是诉争商标为由汉字“要疯”二字组成的文字商标,其中“疯”的含义为“神经错乱;精神失常;轻狂,不稳重;没有约束的玩耍”。因此“要疯”如果作为商标使用,直观含义与不健康的精神状态相关,会对社会产生消极、负面影响。

       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(八)项规定,“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”不得作为商标使用。“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”其实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,特别是“其他不良影响”的表述,较为抽象,可解释范围较广,并且在实践操作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适用界限,法官在此类案件的审判过程中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。本案法院通过对“要疯”,尤其是“疯”字,结合本土语言习惯进行文字释义,目的在于进一步提醒企业,在商标申请过程中,结合年轻受众的消费需求,进行品牌创新虽然很重要,但也需要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避免给社会大众带来不良影响。


 (本文系广东鑫涌律师事务所原创,转发需注明出处

0 +1
746

相关文章

4008-333-613